A Question of Vocation 工作-職業-天職            by Brian Clark

此是Brian Clark老師的文章授權翻譯及轉載

原文作者 : Brian Clark/ 翻譯 : Astrocat / 轉載請註明出處)

想參加Brian Clark 2014年11月的講座,詳情及報名

vocation

有很多外在因素會影響我們選擇自己的職業,如家庭的安全感、教育程度、財政資源、父母的支持與鼓勵。我們童年時仰慕的榜樣、曾激發我們想像的經驗、以至我們能觸及的世界有多廣闊,都會觸動我們去追求某些目標。此外,無論明顯與否,這還有一個影響職業選擇的重要因素,那就是父母的期望。透過占星圖我們可以清晰地去了解,父母未能實踐的人生對孩子的職業選擇有何深刻的影響。在第一個土星循環的階段,我們會被一股想要去符合父母、家族以至社會文化的期望的壓力所影響;無論是認同是反抗,這股壓力都在塑造出我們的事業形態。或許,我們仍未有足夠的勇氣、資源或其他必要的條件去打造自己的人生路,但本能上我們還是會被某些課程、信仰、理論或經驗所吸引,這些都會幫助我們打開一條通道;最後,我們會發現,「天職」是我們人生中的經驗與選擇所交織而成,而不是一條已為前人所走過又可以保證有退休金的仕途。

職業與我們的生活有密不可分的關係,但因為工作是一個營生的方式,我們常會認為工作只代表我們在做什麼,而不是代表我們是誰。我們或會被某些能帶來聲望與地位的專業所吸引,因為它可以滿足我們的「自我」,但並不是我們的靈魂。有些職業可以提供財政上的回報去支持一個富裕的生活方式,安撫了「自我」在自尊和自我價值方面的需要。然而,在第二個土星循環的中期,倘若我們對「天職」的渴求依然未被滿足,我們會明顯感覺到這些職業帶來的獎賞是遠遠不夠的;中年危機的重點往往就是從處理人生使命開始。即使當所有的客觀標準都似乎顯示了我們擁有一個成功的職業,靈魂依然是感到沮喪和未被滿足。此時,占星師會接觸到一些客人,他們會無意識的被吸引去做占星諮詢而不是職業輔導,正因為占星擅於反映個人的生命歷程。

以占星作職業分析,有助找出個人「天職」的模式,被召喚去做的是什麼。人生的「主菜」,會在生命旅程中逐步揭示出來,而占星圖能提供的建議,就是能幫助順利烹調出「主菜」的必備材料。我們的「天職」並不總是存在於職業生涯的形式,它可以是從興趣喜好、志願工作以至學習課程中發現。在分析一個占星圖時,很重要的是要分辨出當事人提出職業生涯的問題,是否暗示著更重大的有關「天職」的問題。如果我們只是著重具體的職業生涯,則只流於將「天職」以文字的表面意思來表達,而不是那個獨特、能隨著時間逐漸揭示的個人化旅程。

我們在日常的勞碌工作中,心智被不斷重複而又欠缺意義的任務所消磨,我們難以欣賞到Kahlil Gibran認為工作是一個孕育靈魂的地方這樣富有詩意的評價。在當今世代,靈魂與工作就好像分開了天與地兩個世界。現代人追求經濟生產力,加上唯物主義的態度,往往麻木了我們內在對成就「天職」的嚮往。職業伴隨的外物,如聲望、地位、假期、薪金待遇、工作保障等,已抵銷或幾乎湮沒了我們透過「天職」來連接心靈的渴望。然而,大多數的人還是會渴望工作能帶來滿足感,渴望在他們所做的事情當中找到意義,渴望通過職業生涯來找到圓滿。身在失去了靈魂連結的世代,我們沒有了著重生活意義的價值觀和形像的靠倚;這種無意義的感覺滲透在日常生活的氛圍中,助長了不滿、抑鬱和不安全感如同瘟疫般在工作場所中蔓延。

在世上,我們無論做些什麼,總是有著傾向靈魂的需要;如果沒有好好滋養這個需要,我們會感到空虛、不完整、不滿足,感覺到自我當中有一個重要的部份缺失了;就在這個空空的一角,我們開始想要找答案。從個人層面,占星可以幫助我們回答有關於命運、靈魂及個人化旅程的宏觀問題,同時亦可以照顧到人生不同的階段的變化與轉折;這是我們面對人生危機時要找的智慧。從理性層面而言,我們找占星師做諮詢,大多是希望占星師能告訴我們,那個是對的職業、對的課程、對的選擇。我們的「自我意識」常常誤以為,找到一個「對的職業」就是填補缺失的方法。然而,答案並不單單只是某一個專業,一連串明確的行動,或追求一份刺激的工作(這雖然是有幫助的);解決的方法是必須從工作中找意義,與及修復靈魂與工作之間的縫隙。


© jupiter 2016